逆向投资,感受周期

  2018-12-09 本文章256阅读

对于长期投资者来说,投资于高质量企业的同时感受周期也是必不可少的。正如霍华德马科斯说的那样,或许我们不能预见未来,但至少我们可以为迎接未来做好准备。周期性因素无处不在,比如经济、信贷和情绪就是三个典型的周期性因素。


人们经常说市场受制于恐惧和贪婪。但是他们往往不会同时出现。市场情绪丰富多彩,既有非理性的繁荣,也有悲观中的绝望。市场先生是狂躁抑郁症患者。


就像霍华德马科斯写道的那样:


在看我来,有连个基本概念是投资者必须掌握的:价值和周期。对于我们考虑的每一类资产,我们都有必须深刻领悟他的内在价值。当资产的价格低于其价值时,基本投资策略就是买进,当价格高于内在价值时,则属于卖出。归根结底这就是价值投资。


但价值投资不是一成不变的,他们要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因此周期性因素影响着一种资产的当前价值。例如价值取决于现金流,而现金流则依赖于经济周期,当然有一部分企业影响非常小。而价格则以流动性为基础。


此外证券价格还要受到投资者行为的影响。因此了解我们在市场周期中的位置,会让我们的投资更安全。投资者的心理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这种心里会让我们在短期内作出何种反应。当价格具有吸引力的时候,我们会倾向于买进。但假如投资者脑袋发热,悲观恐惧,我们就要考虑随后是否还会出现更好的机会。


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霍华德马科斯所描述的原则同我们作为逆向投资者的原则休戚相关。约翰邓普顿说过:在其他人绝望抛出时买进,在其他疯狂地买进时卖出需要巨大的勇气,但也会带来丰厚的回报。


塞思卡拉曼在《安全边际》一书中写道:


企业价值变幻无常的理由不计其数,但信用周期则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因为他影响着资金借贷的成本和期限。反过来他又影响到买方愿意为购买企业股票而支付的市盈率。简单的说买方在可获得低利率无追索权融资的情况下,显然比在无杠杆交易时愿意接受更高的市盈率。


市场周期至关重要,因为他有助于提醒投资者在股价上涨时抛出,下跌时买进。但他同时也有助于提醒我们要缓慢建仓,因为在没有经历之前,我们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正处在周期的高峰还是谷底。


同时要必须指出“这次不同以往”的想法是偷走了领域最危险的想法。加尔布雷斯则指出市场最大的特征之一就是:


金融市场的极端短暂性。其结果是金融危机的痛楚很快会随风而去。随后或许是在几年以后,当相同类似的情况再度发生时,年轻而更富有自信的新一代,依旧会把它们奉为金融领域乃至经济领域的重大创新性发现。在人类发生的进程中,极少有什么领域像金融领域那样,能够写进历史的东西微乎其微。


谈到金融业在历史长河中的微薄地位。我最欣赏的一句话来自格兰瑟姆,在被问到:"您认为我们从危机中吸取到了什么教训?”的时候,他的回答是:从短期看教训深刻,从中期看教训一般,从长期看毫无意义。历史已经无数次演绎这个常识性的规律。我们这个行业似乎一直缺乏对历史的回顾和总结。我们也一直认为金融从业人员能更好的学习一下以往的历史,而不是痴迷于这个期权定价模型,那个深奥的数学理论,我或许会受益等多。

但奇怪的是行业很多机构一再向他们的投资人保证,他们的从业人员注册资格获得了无比精通的现金流折现,可以对风险价值倒背如流,但教材中最缺少的就是一个以史为鉴,从历史中汲取养分的章节。正像格雷厄姆说的那样:理智告诉我们,投资者应该正确认识股票市场的历史,尤其是这个市场的关键事件和重大起伏,只有了解了这些,投资者才能对市场的吸引力或是危险做出具有参考价值的判断。


1、繁荣期的形成

只要创造的机会大于消失的机会,投资和生产部门就会利用这些新出现的机会。此时对金融业和有形资产行业的投资有可能会同步形成,于是我们就会看到繁荣期的形成。


2、信贷创造

货币供给和信贷创造的扩大属于进入系统的内生变量。这就是说不仅现有银行可以创造货币,现有银行体系之外的银行甚至可能在体系之外的新型信贷工具的开发以及个人信贷的扩大,都具有货币创造能力。比如某某年的股票配置。我要提醒的是信贷可以以极端的时间极快的速度聚集风险。在这种周期里你感受到的风险非常小,但真实风险非常大。他会增强你的自信。


3、过度乐观

每个人都会以买进资产而进入美好的新时代。价格被看作唯一可以永久向上的事情。传统的估值标准抛掷脑后,新的衡量估值指标登堂入室,让当前价格变得理直气壮,过度乐观和过分自信的浪潮席卷而来,让投资者高估收益,低估风险,而且会让每个投资者认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4、危机阶段

 危机阶段基本特征是大量的资金抽出,此时繁荣期积聚形成的过度债务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泡沫发展到最后一个阶段可能会大量滋生欺诈现象。


5、剧变

在剧变之中,这是周期的最后一个阶段,投资者受到危机事件的惊吓,根本就不敢进入市场,于是资产价格急转直下。

来源:价值投资之道

关注
一键咨询